麻豆传媒映画官方版

【 .】,精彩免费!

月隐王和吕中堂兴高采烈的走了。

苏寒把紫极混元诀拆解了一些,弄成四品功法传给了他们。

他们留下的灵材则被苏寒转赠给了柳谨言他们处置。

接下来。

苏寒要冲击元丹境八重!

如果不是彼岸寺方丈,让他失去了一次天帝塔试练资格。

并且本源还受损严重。

前两个月的时候,苏寒可能就已经突破至凝神武尊境。

苏寒是记仇的人,这秃驴的仇,他会一直记得。

石室。

苏寒双手各自握着一枚极品灵币。

大小姐秀新装魅影

当他运转不灭六相观想图的时候,手中的灵币里就会卷起一道白雾,疯狂的注入苏寒体内。

对寻常武者来说,汲取灵气的速度是有上限的,并且也不能时时刻刻的汲取灵气。

经脉,会承受不住。

丹海,也需要休息。

这些对苏寒来讲,并不存在。

他的经脉就算受损,不死圣体也顷刻间为其恢复如初。

丹海就更不需要休息。

有五颗九品武道火种坐镇,其丹海的强韧程度,可能都要超过寻常武王!

或者能媲美法相金身。

有这种先天优势之下,再加上苏寒的黑色元丹汲取灵气的速度本就超过寻常行走级别的天骄数倍。

苏寒的修为,每时每刻,都在暴增。

半个月后。

苏寒手中的极品灵币各自缩减了十分之二。

他的修为,也理所当然的踏足了元丹境八重!

生命数值从32点提升到了32.5!

又是整整0.5的提升!

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力量正在汹涌,激荡,苏寒缓缓闭上双眼,继续修行。

这一次,时间过去接近一个月。

苏寒从元丹境八重,踏足了元丹境九重!

生命数值从32.5提升到了33点整!

其双手中握着的极品灵币,再次损耗,只剩下了原先的一半!

等若于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苏寒消耗了足足一枚极品灵币,相当于百万下品灵币!

这种损耗,非常的恐怖。

就算是武王见了,也会觉得害怕。

不过付出总是有回报的。

正常修行可能要小一年左右才可突破的境界,苏寒只用了一个多月。

时间便是金钱,但金钱却不是时间。

如果用钱能买来时间,该花多少苏寒都不会心疼。

苏寒继续冲击元丹境十重。

这一次,他整整耗费了两个月时间。

手中的极品灵币彻底耗尽。

化为了白色粉末,洒落在地。

苏寒体内的罡气变得极其澎湃,冲破瓶颈!

“元丹境十重了!”

苏寒睁开双眼,轻轻吐出一口浊气。

眼下他的境界算是初入元丹境十重,距离元丹境十重的巅峰,还有一段距离。

而他体内的罡气量,却因为五颗九品火种的缘故,远远超过了同阶太多太多!

从胎息境开始,他便与普通武者拉开了极大的距离。

如今到了元丹境十重,这距离就拉的越来越远了。

最后一个关卡,让他的生命数值提升了整整1点!

34点的生命数值,已经极为接近凝神境巅峰。

最初苏寒生命数值还在32点的时候,与现如今虽然只差了2点。

可其中的实力,却相差了极多,现如今赤手空拳之下,苏寒有把握把一名凝神巅峰吊起来打。

如果施展紫极魔瞳第六境,强化了元神,再施展元神飞刀。

或许,聚魂初期的武尊都可一刀斩杀!

本源一恢复,短短数月的时间里,苏寒的实力就与当初有了天壤之别!

“可惜,这点实力还不够。

无论是狐媚子,还是北域那位龙圣蛮帝。

这点实力在他们面前,都不够看。”

苏寒轻轻感叹一声。

随后他便把余下那枚极品灵币充到了系统中,换成一千万神皇币。

一个时辰后。

从七仙派掌教手中得来的那块上古玄木被他锻造成了木天战甲。

苏寒修行损耗太大。

等这件木天战甲出手之后,赚来的灵币便应该够他冲击凝神武尊之境了。

“苏太上,漠天盟盟主正在外候着。”

门外传来柳谨言的声音。

苏寒收起木天战甲,推门而出。

上下打量了柳谨言一眼,直看到柳谨言浑身不自在,脸色不自然的时候,苏寒才笑道:

“这三个多月也没松懈,胎息境七重了。”

“若不是苏太上传下紫极混元诀,弟子根本无法这么快便抵达如此境界。”

柳谨言连忙抱拳道。

她心中有些感叹。

苏寒没来之前,她还是肉身境十重。

现如今,苏寒只是在山河剑派呆了小半年时间,她便一举成为了胎息境七重。

这等境界,足以与当初山河剑派那几位长老媲美了。

“今年多大了?”

苏寒笑道。

“二十六。”

柳谨言面色微微一红。

“二十六,也不算太大。

以现如今的修行速度,凝聚的又是四品火种。

想来再过个一两年时间打磨,便可突破先天之境。”

苏寒笑了笑,“三十岁的先天,放眼吕国,也算是这百余年来,独一无二的存在了。”

“苏太上谬赞了。”

柳谨言有些不好意思。

“走吧,那位此刻在宗主大殿?”

“正是。”

宗主大殿。

李漠天有些坐立难安,等他看见苏寒在柳谨言的带领之下,走进大殿后,神色突然一变,失望的道:

“释兄不肯见我?”

“李前辈,苏太上已经到了。”

柳谨言道。

李漠天愣了一下,有些弄不明白。

半响。

他才一脸惊叹的看着苏寒,“想,想不到释兄竟如此年轻……”

虽知晓苏寒姓苏,但他依然称其诸天江湖中的姓,这在很多时候,也算是江湖规矩。

如此一来,其余人就无法知晓苏寒真名。

“李兄今日来此,所为何事?”

苏寒淡笑道。

李漠天脸色凝重的道:“今日此来,是想请释出山帮忙。”

“不妨开门见山。”

苏寒淡淡的道。

李漠天连忙把事情说了一遍,苏寒眼中渐渐露出了然之色。

这漠天盟虽有七仙派当靠山,可依然要自行应付一些外界的压力。

例如其余三个与漠天盟并立的势力。

四大盟派每隔二十年,就要比拼一次,以此来划定各派的势力范围。这其中的比试,包括武斗,文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