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网盘app字幕颜色

  安然和王兰收拾好房间,便赶去了叶梓所在的画室,她果真坐在画架前。两人轻手轻脚地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欸?你们怎么会来?看到我给你们留的纸条了?”叶梓又惊又喜,张开手臂分别抱了抱两人。

  “来看看你。”安然笑着回应叶梓的拥抱,“明儿个就要开学了,你也要回学校报名吧?”

  叶梓摇摇头:“我今天一早就去拜托班主任了,他会替我办好的!我现在得抓紧时间死磕专业课,就快考试了,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寒假里,你怎的一点也不与我们联系啊?”安然终于问出了王兰心中的疑惑,“害我们担心了好久。王兰一直在自责呢!以为是她惹恼了你!”

  “我是那样小心眼的人吗~”叶梓白了两人一眼,“只是单纯想要试试,能不能忍住不与你们联系。为了专心备考,我的手机已经被我锁在家里了!”

  “原来如此……”安然点点头,转脸看着王兰笑了笑,“你可把这丫头给吓坏了。”

  三人又叽叽喳喳聊了一阵,这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新的学期开始了。

  顾铖依旧是班长,孙建波依旧是安然的同桌,看似什么都没变,又像是什么都变了。班里的气氛越发沉闷了,哪怕是课间,也都十分安静,只听得“刷刷”的写字声。班主任也不再只是一味的批评,而是变着法地鼓励着同学们。

  安然本以为,自己会溺死在枯燥乏味的高中生活中,不想,如今只剩下了三个月的时间,她却想让时间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看着黑板上的倒计时——离高考还剩下(___天),安然的心忽然恍惚了一下。

  开学的第二天,学校便召集了师生,举行“高考百日誓师大会”。安然这才真切地感受到了高考的紧张氛围,尽管她参加了去年的高考,但心情总归是有些不同。此刻,她终于明白什么是“没有硝烟的战争”。人生有太过的坎需要度过,高考便是其中一道坎。还剩下三个月的时间,什么都有可能。

   浅笑梨涡美女新年红农村写真

  岁月从林间走过,留下了年轮,也在安然的心中刻下了浓浓的眷念与不舍。每每学习累了的时候,抬头看一看周围熟悉的面孔,便觉得这一切都是美好的,值得留恋的。再过三个月,大家就到各奔东西了,以后相聚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少,兴许,再也聚不齐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同学们褪下了棉衣,换上了薄薄的外套,又过了些日子,短袖穿上了身——高考临近了。

  叶梓也已经早早结束了艺考,回归了正常的学习轨道,只是稍稍有些吃力。

  “唉……”这天放了学,叶梓无精打采地靠在安然的肩膀上,机械地朝前挪着步子。

  “怎么了?叹什么气啊?”安然好奇地看她一眼。

  “心情不好呗……就要高考了,成绩却没有一点长进!”叶梓嘟囔着,“你们说……高考我要不要作弊呀?”

  “千万不要!”安然还未说话,王兰抢先开了口,“万一被抓到了,那可不得了……再说了,你怎么知道那些人的水平如何?抄对了也就罢了,抄错了岂不是闹笑话!”

  安然笑了笑,她当然知道叶梓只是随口说说,但还是接着王兰的话往下说到:“说起作弊,倒让我想起一件搞笑的事。”

  “哦?说说看。”王兰一脸好奇。

  “我也是听顾铖说的。”安然捂嘴笑着说,“上次考试,坐在顾铖旁边的一个小子,抄顾铖的试卷,大概是顾铖的字写得有些潦草,那人将‘雪莱’抄成了‘雪菜’。”

  “哈哈哈!”听了安然的话,王兰和叶梓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你们笑什么呢?”这时候,顾铖从身后走来,“我刚刚听到安然说起我的名字,是不是偷偷说我坏话呢?”

  “没有没有!”王兰赶忙解释着,将刚才的“笑话”复述了一遍。

  不料,顾铖只是摊摊手:“这可怪不得我,怪只怪他不会抄。说起来,考数学的时候,我注意到他又抄了我的答案,抄就抄吧,又一次抄错了。”

  “怎么个错法?”安然也来了兴趣。

  “他将二分之根号二,抄成了二分之五十二,后来想了想,他又改了。”

  “改成什么了?”王兰问。

  “26。”

  “哈哈哈!”叶梓此刻全然来了精神,笑得前仰后合,“他还懂得约分了?哎哟我的妈,笑死了!他是不是还觉得他特聪明,你特笨?”

  一行人有说有笑地走出了校门。枯燥的学习生活中,偶尔也需要用笑声来调剂。

  离高考只剩下一个礼拜的时候,高三整个年级全都停了课。住得近的,大都回了自己的家中复习,而那些离得远的,大多窝在了图书馆。

  安然三人自然选择窝在了出租屋里。大抵是担心几人吃不好,顾铖的母亲常常做了饭菜,差使顾铖给她们送去。偶尔,房东太太也会招呼三人去家中一起吃饭——尽管安然和欧阳慕林已经彻底分开,但房东太太对安然的关心依旧没有减少。

  自打寒假前,叶梓和颜寒见了一面后,两人再无任何联系。安然和王兰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又不便多问。感情的事,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秤,旁人无从知晓。

  兴许是学校的口碑与知名度全都上升了,去年刚刚撤销的高考考点,今天竟奇迹般地恢复了。也就意味着,安然他们这届考生,不必再舟车劳顿往县里赶,也不必担心去到陌生的考点会手忙脚乱。

  提前看考场终究是不可少的。高考的前一天下午,安然一行三人结伴回到学校看考场。

  “欸?刘婷婷?”刚一走进校门,却见着刘婷婷迎面走来,安然赶忙挥挥手向她打了个招呼,“已经看完考场出来了?”

  不料,刘婷婷只是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快步走出了学校的大门。

  “她怎么了?”王兰皱了皱眉。

  安然摇摇头,心中也有几分疑惑。然而,还不等她琢磨透,三人便被身后涌来的人群冲散了。